pk10彩票

    痛

    怎么会不痛呢?

    哪哪都痛。

    “我常常想,只要我假装不难过,就会真的不难过了,只要假装很开心,周围的人就都会跟着我开心了,可是,苏老师,痛,它是一种病,它不会因为假装而消失,就好像我们给病人治病,一定要病人诚实地把病症都说出来,我们再给药治疗,才能最终痊愈的,是不是?”

    “苏老师,你是我的痛,也是我的病。”

    “苏老师,看着你痛,我更痛了。”

    “苏老师,我不想你痛,你也不想我痛的,对不对?”

    “苏老师,如果没有你,我终生都不会好了,这一辈子都会痛了。”

    苏副院长说,苏寒山一生坚定顽强,即便母亲爱人去世也不曾表露过悲痛,这话陶然是不认可的,陶然是见过苏寒山的伤与痛的,不然,也不会将丁香树下那双泛红的眼睛记了六年,就像此刻,他依然闭着眼睛,却有点点晶莹的光在他睫毛上闪烁。

    谁的刚强与坚定背后没有一颗柔软的心?谁把伤与痛牢牢包裹起来不是因为没有人可以示弱?

    “苏老师”陶然哽咽,满腹话语突然之间说不下去,病房里陷入沉默,只有仪器的声音在嘟嘟嘟地响着。

    “苏老师,你有没有失望?原来我不是你看到的样子,原来我也有这么不堪一击的时候。苏老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这一路走来为什么能这么坚强?是因为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支撑,只要想到这个支撑,我就什么都不怕了。苏老师,你知道这个支撑是什么吗?”

    苏寒山心里倒是有一个猜测,就听陶然哽咽着说,“苏老师,这个支撑就是你。”

    和他心里所想重合,只是,这重合像是一块重重的铁板砸下来,砸得他胸口生疼。

    “苏老师,从我爸生病那年开始,你告诉我,你一定能治好我爸,而你真的做到了,那时候,我就把你的当成我的信仰,我要成为和你一样的人,我努力读书是为了向你看齐,我拼命留在北雅是为了和你一起,我选择呼吸与危重症也是为了在你身边,甚至,来援医之前,周主任问我怕不怕的时候,我想到你在这里,我也敢大声答不怕,在我爸感染病毒进重症的时候,你说一切都有你,我就充满了勇气。所以苏老师,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但六年了,我都不敢。”

    “苏老师,你是我的生命之光,在从前的所有日子里照耀我前行,如果没有你,我的光,就灭了,苏老师,你知道吗?”

    我的光,就灭了,你知道吗?

    我的光,就灭了,你知道吗?

    她沙哑着说出来的,轻轻的一句,像一记记重锤,锤在他耳膜,他脑门,他心口一声一声,连绵不断。

    全身各处,所有的疼痛都在加剧、翻倍,睫毛上的点点晶莹变成液体,奔涌而出。

    “苏老师,答应我,听医生的话,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他没能说话,但他紧紧反握住陶然的手,给了答案。

    至少,他是答应听话的。

    “黄医生!”陶然哽咽的声音里带着欣喜。

    隔着面罩和口罩,苏寒山都能想象此刻的陶然是什么样子。含着眼泪吧?眉目飞扬吧?听得出来,她是真的高兴。如果,他彻底的配合能让她开心,那就妥协吧,至于最后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张病床

    至少她是高兴了的。

    六年了,他总得为她做点什么。

    陶然握着他的手,一直放在她心口。

    苏寒山看着自己的手,努力舒展眉目,那是他目前能最大限度做出来的微笑。

    “苏老师!”她朗声叫他,尾音有着她特有的味道,第一声发得很重,这三个字的重音都到了“师”字上,他不知道这是南方人普通话的特点,还是她独有的发音,毕竟,他也没听到过第二个南方人叫他苏老师。

    但他觉得这样叫着很好听,六年前她刚来危重症的时候就是这样苏老师前苏老师后的叫着。

    他眼前浮现出好多画面:女孩儿在吃饭、女孩儿给他打针、女孩儿从他面前经过

    所有画面里的女孩儿都低着头,他只能看见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头发乱糟糟的,每一根都有自己的个性

    他又想起去买猫,一只胖加菲整个脑袋都埋在食盆里,只看见一个后脑勺一拱一拱的

    这些画面是破碎的,断裂的,在身体疼痛和不适的间隙里插进脑海,痛着,却还是想笑

    他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苏老师,你笑了!你在笑吗?”

    他散乱的目光凝结,看着眼前这张面罩和面罩后模糊的容颜,动了动嘴。

    “苏老师,你说什么?”陶然什么声音也没听到,赶紧拿了张纸。

    苏寒山却不肯动笔,只继续动了动嘴。

    “苏老师,你写,别说了!”陶然急了。

    苏寒山微微示意,努力隐忍着,用他以为的含笑的目光看着她,继续说着那两个字。

    “苏老师!”陶然贴近了他,“是疼吗?”

    苏寒山还是否认,继续说。

    “辛苦?是辛苦吗?”

    “生活?”

    陶然忽然灵机一动,“酥饼?苏老师你是在说酥饼吗?”

    苏寒山沉静了,含笑看着她,尽管这笑,被不适扭曲得根本不会有人觉得这是笑。

    陶然一时完全不知所措,握着苏寒山手的双手都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苏老师,你知道我是酥饼?你是知道我是酥饼吗?你怎么知道我是酥饼的啊?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苏寒山看着她,眼前浮现的是多年前他途经医院后门的一家花店,听见有人咋咋呼呼的,似乎还提到自己的名字。他承认他那时候不大地道,躲起来看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看见的是一个黄毛小丫头在跟花店老板争执。

    “哎哟,姑娘,这花不是用来卖的,是我自己种着玩儿的。”

    “我不管!我就要这花。”

    “这花有什么好啊,不名贵,还长得忒俗气,你看看旁的,你送给医生,选点儿白百合白玫瑰,多雅致,多符合白衣天使的称号。”

    “你知道个啥!就要红的,我妈说了,送礼就要送红的,红的才喜庆!你看我们小时候,老师发奖都是发大红花,怎么没人发大白花啊?”

    “虽然但是”小伙子的声音透着无奈,“那你看看别的红花也行啊,这不有红色康乃馨,红色玫瑰”

    “不要!你那些都红得不正!就这,这个好!”

    “那那好吧。”

    “我跟你说,我马上要回家了,但是我要送很久很久的,你给我留个电话,就算我不在这里了,以后每年你都要给我送去,给医生苏寒山,你记住没?我会给你转钱的。”

    “记住了记住了,但是以后都要送这花吗?我可没有了啊,这花花市都没人卖!”

    “那你可以种啊,你放心,你种的花我全包了!”

    “好大口气!你能要多少啊?”

    “我要很多的呀,每年每个月的每个节日,你想想得多少?”

    “每个节日?元旦、情人节、春节、元宵节、妇女节、清明节”

    “呸呸呸!清明节你也说得出来?”

    “你自己说每个节日”

    “得了,我就这么告诉你,除了清明节和中元节那些,每个重要日子我都要送,要送一辈子的!”

    “好了好了,知道了,可是你就这么信任我?万一我收了你的钱不送呢?一辈子那么长呢!”

    “哼!你敢!我可是要回北雅来的,到时候我亲口问一问苏医生,如果他没收到,我就要你好看!一辈子那么长呢,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哦?你是医学生吗?”

    “我还没考大学呢!”

    “那你”

    “我会考的呀!我现在高三,我都约好了,下半年我就来北京上学,大学毕业后就来北雅上班!”

    “哦?你跟苏医生约好了呀?”

    “不是,跟我自己!”

    “好吧,那,你叫什么?卡片落款怎么写?”

    “嗯就写酥饼!”

    后来啊,他每一个重要的日子都会收到一束花,嗯,红色的,红得又艳又俗,他放在家里,和他家中极简的装修格格不入,但是,特别喜庆

    再后来啊,小姑娘兴冲冲地跑到他面前,憋着气对他说:苏医生你好,我是陶然。

    他说:苏寒山,欢迎来到北雅呼吸。

    很多年过去了,小姑娘叉着腰和花店小伙子争执的字字句句还清晰如新,只是啊,从来没有人来问他:苏医生,你有没有收到花?如果没有,我就去找马奔奔算账!

    “苏老师,好好睡一觉,我们说好,醒来再见,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是啊,一辈子那么长呢

    幸好,幸好,他该说的,该写的,都在那封信里了,不像陆明,等到最后,是不能见,不能写的时候

    陶然的防护服在苏寒山视线中模糊。

    再见,小酥饼,一辈子那么长啊,要继续快快乐乐,继续傻呵呵,你的生命里终究还会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