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第902章 签字画押

    新罗在高句丽肯定有探子,肯定能探听到高句丽的情形,所以新罗人听到那些传闻也不稀奇。

    苏程笑道:“公主还是不信啊,那要不,我和公主打个赌如何?我赌陛下会出兵!”

    金胜曼和金文志听了不由诧异的对视了一样,苏程竟然要和她打赌?而且还是苏程赌大唐出兵?

    这么说,苏程是看好大唐会出兵?

    那岂不是意味着传言是错的?

    还是,苏程在故弄玄虚?

    金文志不由给了金胜曼一个眼色,既然苏程赌大唐出兵,那正是他们所希望的啊!

    那就赌个大的,让苏程赢!

    赌注够大,苏程之前不管是真的支持出兵还是假的支持出兵,为了赢得赌注也会支持出兵。

    金胜曼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心中一振,问道:“不知道国公想要赌什么?”

    想赌什么?

    这话把苏程也问住了,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还真没想好赌什么呢。

    苏程笑道:“不知道公主想赌什么?”

    要赌就赌大的!金胜曼咬牙道:“那就赌黄金万两!若大唐出兵,算我输,我奉上黄金万两!”

    这个打赌苏程是稳赢的,也就是说,若赌黄金万两,那金胜曼肯定要奉上黄金万两了!

    万两黄金的赌注,新罗公主这手笔可这够大的,毕竟新罗只是个小国,也不算富庶。

    这一万两黄金也是金胜曼咬牙拿出来的,如果能用一万两黄金换大唐出兵那也值得。

    所以,虽然心疼,但是金胜曼还是挺期待的。

    苏程听了脸上是笑意依然平淡,目光依然清明,微微笑道:“一万两黄金啊,其实我这人对钱财没什么兴趣!”

    金胜曼和金文志听了不由愕然,那可是一万两黄金啊!

    谁敢说对一万两黄金没什么兴趣?

    就是大唐皇帝也不至于这么说吧?

    但是这话偏偏就从苏程的嘴里说了出来。

    而且他们注意到,苏程的目光清明,确实没有流露出任何贪婪的神色。

    竟然连一万两黄金都不动心?还是苏程说支持出兵只是幌子?

    既然苏程支持出兵,何不赚了这一万两黄金?

    一万两黄金,苏程现在确实没动心,而且他有点心虚,毕竟高句丽出兵攻打新罗这事他也没少推波助澜,现在再更坑人家一万两黄金,苏程有点不好意思。

    终归到底,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金胜曼问道:“那不知道国公想赌什么?”

    “赌钱财什么的没意思,打个赌不过是怡情好玩罢了!”苏程笑道。

    平常打个赌当然是怡情好玩,但是现在,他们可是赌的国运啊!

    金胜曼和金文志不由对视了一样,苏程不愿赌钱财,那赌什么好?

    金文志听了目光一转,沉声道:“国公说的是,赌钱财确实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凑个乐子,那下官就斗胆了,若是国公赌输了,那就让国公为公主洗马,不知道国公可敢赌?”

    金胜曼听了不由眼前一亮,苏程既然不在乎钱财,那总在乎名声吧?

    堂堂国公,又是天下第一才子,怎么可能愿意做洗马这种下人愿意做的活?

    金胜曼银牙微咬:“若是国公赌赢了,那我愿给国公为奴为婢一个月!”

    她可是堂堂公主,给苏程为奴为婢这对苏程来说肯定是大大的风光,为了大唐出兵,金胜曼也算是豁出去了。

    金文志听了不由心中一滞,金胜曼可不只是公主,未来还是他们的新罗女王啊!

    为了新罗,公主可真够大的!

    不过,也只能做此破釜沉舟之举,毕竟若是大唐不出兵的话,那新罗会被高句丽吞并。

    到时候公主可就不是为奴为婢一个月那么简单了,而是一辈子。

    甭管是洗马还是洗驴,对苏程来说都无所谓,因为他根本不可能输!

    所以苏程听到了前半个赌约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听到后半个赌约却不由皱眉。

    他要新罗公主为奴为婢干什么?

    虽然金胜曼这个新罗公主放在大唐不算多尊贵,但是在新罗,她可不只是公主那么简单,而且还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

    可以想象金胜曼在新罗是何等的尊贵,这样一个人你能指望她端茶倒水?

    能指望她捏肩捶腿?

    能指望她铺床叠被?

    额,铺床叠被有点过了……

    苏程笑道:“为奴为婢就算了,公主身份尊贵,怎能如此?”

    金胜曼听了不由心中一动,问道:“国公就笃定自己赢定了?”

    苏程莞尔笑道:“难道你还希望我输?”

    金胜曼听了不由气息一滞,她当然不希望苏程输,她巴不得苏程赢呢!

    金胜曼道:“既然如此,那国公为何不敢答应?”

    金文志迫不及待道:“这么说国公是答应了,好,国公真是爽快!”

    苏程一脸黑线,你一个堂堂公主咋就上赶着给我为奴为婢呢?

    苏程点头道:“你们执意如此,那我就和你们定下这个赌约,如我输了,我给公主洗马一个月!”

    洗马一个月?金胜曼听了心中一振,连忙道:“好,若我输了,我给国公为奴为婢一个月!”

    “那就这么说定了!”苏程笑道。

    金文志和金胜曼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喜意。

    洗马整整一个月啊,对于堂堂国公来说,这可太丢面子了!

    竟然苏程敢立下这样的赌约,那肯定会极力支持朝廷出兵。

    除非,苏程将来不承认赌约。

    金文志笑道:“国公真是爽快,那咱们就立字为据!”

    还有立字为据?苏程对此倒也无所谓,看到金文志和金胜曼一脸期待的样子,遂笑道:“好啊,那就立字为据,来人,取笔墨纸砚来!”

    待小厮取来笔墨纸砚,金文志上前铺开宣纸,金胜曼上前研墨,竟是一副迫不及待生怕苏程反悔的样子。

    苏程也没犹豫,上前提笔直接写了起来。

    连写了两份,苏程不但写下了自己名字,还直接将自己的手指印了上去。

pk10彩票     金胜曼见此大喜,接过苏程的笔来也立即签上了名字,纤纤玉指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