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彩票

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别碍事

第八百九十七章 别碍事

    阴风谷。

    龙崎没有轻举妄动,和心殇真人暗自交流一番后,便安静了下来。

    有心殇真人在半空,谷内所有天药宗的炼药师,虞渊和温露等人,自知不可能安然脱身,也就驻留原地。

    众人都清楚,要不了太久,灵虚宗的冲霄和天景两位真人,就会赶来。

    明明知道是必死之局,偏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众人憋屈至极。

    哧!哧哧!

    三声急促异响,突然在谷内传出来。

    异变突起!

    有暗灵族血脉的温露,从小到大佩戴在脖颈上的银质项链,骤然绽放惊人光芒!

    项链的造型,像是一片树叶,纹络精细而神妙。

    温露从有记忆起,就知道这树叶般的银质项链,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项链,一直没展露过奇特之处,怎么看,都是一样普通的银饰。

    就在这时,温露敏锐的感觉出,那树叶般的银质项链,瞬间抽离了一部分,由她玄门穴窍飞出的血肉精气。

    树叶般的项链,大放异彩,自行飘起,盖在她眉心。

    如一只银色的眼睛。

    点点碎念魂芒,在温露身前溅射开来,伴随着一声轻咦。

    同在煞魔鼎的虞渊,如坠冰窟,周身结出一块块的坚冰。

    喀嚓!喀嚓!

    坚冰,如被异力冲撞,相继碎裂开来。

    于此同时,黝黑的魔力光幕,将大鼎隐隐罩住。

    “有人以阴毒魂念袭击!”

    鼎魂的惊叫,在虞渊的心湖响起。

    “三,三奶奶!”

    温露一个激灵后,陡然凄然低泣。

    她扶着气绝而亡,眉心多出一点血滴的凶厉老妪,用力地摇晃,“三奶奶!你醒醒啊!你别这样吓我啊。”

    “哎。”

    虞渊低叹,他看了一眼,就明白温歆的魂魄尽灭,该是没了一丝活下的可能。

    暗袭者,以三道要命的魂念,分别针对他,温露和温歆。

    鼎魂在关键时刻生出感应,让寒妃动用极寒之力,于他身上结出冰冻,附加在岩冰内的寒能,抵消了对方的一击。

    温露,则是依仗着脖颈处,树叶般的银质项链,成功躲过一劫。

    入微境的老妪,既没有强大器具守护,也没寒妃般的特殊存在搭救,加上境界不足,所以落得了一个被秒杀的下场。

    “心殇真人!”

    天药宗的石禹轩,眼看煞魔鼎的虞渊,温露、温歆同时被攻击,对着天空怒目相向,“以你自在境的修为,何必行此卑劣手段?你想他们死,完全可以光明正大,不必这般下作吧?”

    彩虹光圈内,心殇真人摸了摸鼻子,委屈地说:“不是我。”

    “是我。”

    一个黑瘦的老者,从阴风谷地下的窟窿口飘然而出,眼神冷漠地,扫了石禹轩一下,“我叫天景。”

    “天景真人!”

    天药宗的许多炼药师,听到他的名号,纷纷变色,噤若寒蝉。

    灵虚宗的天景真人,多次在乾玄大陆出没,每每杀人如麻。

    传说中,灵虚宗有一位最擅长潜隐刺杀的影叶真人,曾经跟随天景学习过暗杀技艺,对天景真人极为推崇。

    影叶真人所做之事,都是见不得光的,他的存在也是一个秘密。

    而天景真人,由于境界更高,一直替灵虚宗铲除异己,所以名声响亮,整个浩漭天地的修行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天景和影叶,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乃灵虚宗的两把带血的利刃。

    因此,当他自报姓名,说自己叫天景以后,知道他身份的天药宗炼药师,突然都变成哑巴了。

    就连石禹轩,敢冲着境界更高的心殇真人怒斥,却在天景真人露面后,沉默了。

    这是因为,他知道心殇真人虽然境界高,却是灵虚宗几大真人当中最懒散,最温和,最好说话的一位。

    天景恰巧相反,一言不合,便会大开杀戒。

    “天景,天药宗的人,你别乱杀一通。”半空中的心殇真人,知道天景的脾气,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们宗门,还有不少需要依仗药神宗的地方。”

    洪奇落幕以后,新任的钟赤尘,倒是和灵虚宗长期有着丹药合作。

    七大真人都心里有数,正常情况下,不太会进入碧峰山脉胡来,可心殇真人又很清楚,天景一直对灵虚真人忠诚,而且很青睐屈靖,觉得屈靖未来有望冲击元神境,给灵虚宗带来巨大的地位提升。

    而屈靖,却被证实死于赤阳帝国,死于虞渊之手。

    这种情况下,天景极有可能失去理智,不顾宗门和药神宗的交情,迁怒于天药宗,让很多炼药师化作飞灰。

    “别碍事的,就能活着。”天景斜着眼,瞥了一下石禹轩所在方位,看到那一片的苍老炼药师,惊惧地往后缩了缩。

    有几人,干脆缩到了山谷的洞穴,头都不敢露。

    “是你杀了屈靖?”

    天景一步步地,朝着煞魔鼎走来。

    虞渊眯着眼,笑着说,“屈靖先后两次对我出手,第一次在赤火大漠,想夺取我手中煞魔鼎,和魔宫的莫砚进行交易。这次,他也是利用幻境珠,将我悄悄扯入,存心要我无声无息地死在里面。”

    “我只要知道,是你杀了屈靖就好,别的没兴趣理会。”天景身穿一件,有着山川湖泊的法衣,掌心握着一颗明黄色晶球,“沉山!”

    明黄色的晶球,被他抬手扔出,猛地壮大为一座百丈高的山岳。

    轰!

    百丈高山,直接砸向凌空的煞魔鼎,将那黝黑大鼎撞落在地面,笼罩着大鼎的魔力光幕吱吱作响,被挤压的变形,如气球即将爆开。

    轰隆!轰隆隆!

    摇晃的高山,和阴风谷的山峦碰撞,导致碎石纷纷滚落。

    天药宗的那些炼药师,看着一座高山凭空出现,吓的愈发不敢露面,都在朝着谷内的安全避难处逃。

    更有甚者,直接沿着地底的窟窿口,深入到底下。

    底下,有天药宗的地底囚室,禁锢着一些误入歧途,炼制毒丹,危害天药宗名声的邪派炼药师。

    朦胧的幽蓝冰雾,从鼎口浮现,帮助魔力光幕撑起那座高山。

    咻!

    寒妃从鼎面一簇魔纹飞出,半空挥动白玉般的臂膀,将一簇簇的极寒冰焰释放,飘零花朵般朝着天景真人而来。

    “难怪屈靖吃了大亏,原来是有此奇异煞魔。”

    天景看到寒妃的那一刻,就确信屈靖的死亡,正是眼前带着“九幽寒渊”气息的极寒煞魔,“煞魔宗,已从浩漭天地除名,你以为光凭这残破大鼎,还能重振此宗不成?”

    也在这个时候,一束金光飞逝而来,在龙崎头顶处,化作冲霄真人。

    看着提着“幽金”的冲霄真人,隐龙湖这头八级的绿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敢怒不敢言。

    ……